植保飞防六问(一):从新奇到寻常,从盲目乐观到理性!

发布日期:17年05月10日 作者:高科新农 分类:行业新闻 浏览: 863 次
今年的植保飞防市场与去年相比,发生了哪些不同的变化?您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采访:植保先锋家
回答:深圳高科新农技术有限公司区域负责人 

先锋家:今年的植保飞防市场与去年相比,发生了哪些不同的变化?您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外界对农用无人机整个行业的关注热度正在下降。

外界由最初的无限新奇到现在的相对寻常。用户则由最初的盲目乐观到现在的理性看待。特别是4月22-24日第八届中国国际现代农业博览会(CIMAE 2017北京)感受更加明显。

首先,从这次参加展会的厂商来说,农用植保无人机方面主要有高科新农、中航科工、大疆(北京代理)、北京韦加、安阳全丰、珠海羽人、辽宁壮龙、全球鹰、江苏红旗、成都天麒等无人机厂商。

这次广州极飞、无锡汉和、北方天途、深圳天鹰、广州天翔等无人机厂商没有参展。说明了业内植保无人机厂商不再和前些年一样,逢展必参,有展必去。而是会考虑这个展会带来的实际的宣传效果。同时也说明了了无人机已经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大家不再一昧的做展览宣传,开始对无人机本身质量以及实际作业效果进行关注。

对于展会则是有选择针对性的参加。另外一部分展商是无人机行业相零配件的供应商以及相关行业人员,但展位都比较小。例如:千寻位置(放了一架P20、一架MG-1S,已经合作。展位相对较大)、一飞智控(摆了两架北方途的飞机,一架15kg的电动直升机。其介绍他们提供天途所有机型的飞控)、惠州赛能电池等。

其次,参观人流量非常少,有效客户数量,更是惨不忍睹。客户对飞机的了解相对比较充分。对于无人机机器的质量比较看重,对价格比较敏感。同时,也更加趋于理性。

 

先锋家:从技术、效果与盈利的角度来说说植保飞防在大田和经作上的应用,您更倾向哪一种?

针对高科新农来说,我比较倾向于经作为主,兼带大田中的水田。
大田市场,优势在于面积很大,前景广阔。现阶段我国大部分地区实现了机械化种植与收获,但唯独农田管理,这个很重要的生产环节,还是非常依赖人力。特别是随着城镇化的推进,农村土地在不断的流转。对于这些新的土地承包者,劳动力短缺是一个摆在面前不可回避的问题。  在种植面积方面,由于中国当前的国情,7亿农民,政府只会慢慢推进土地整合。未来十年的农业种植人员大多会是几百亩到上千亩。面积上和美国的农场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无法大面积使用大型载人航空植保机。这些都是农用无人机的市场。
但大田市场现阶段存在着很多的劣势。
一、农民种地不赚钱。由于国内大田作物,没有规模效应。生产成本高,利润相对较少。为了提高农民种粮的积极性,以玉米为例:近几年国家实施的政府托市收购政策,但在2016年调整为“生产者随行就市出售玉米”加“政府直接补贴”的新机制。16年9月玉米陆续上市,失去托市价格支撑的全国玉米均价全面下跌。同时,农资价格却在不断地攀升。农户种地不积极,对于投入特别精打细算。在大田作物的旱作区,无人机面临着大型自走式喷雾机的低价竞争。(水田不存在这类竞争)
二、因为大田作物打药次数少,病虫害防治的具有时效性,防治周期统一,时间紧任务重,公司在短时间内防治面积很有限。飞手方面,因为一年只有几个月的作业时间,公司却要承担一年的工资支出。这些都决定了当前很难盈利。即使农忙季节临时招聘,又面临着操作不熟练、需要投入人力、物力去培训。
三、农民农用无人机的效果存在疑虑、不信任。航空药剂的滞后性,农民思想落后,对高浓度、低水量的无人机喷洒农药效果,不愿意承担风险。
经作上,存在以下几个优势:一、经济价值高,种植户不差钱。二、一个生长期,喷药次数多。以柑橘为例,每年至少要打五次药。三、思想先进,对于新事物接受能力强。四、对于果树来说,传统喷药方式,劳动强度大,作业效率低。无人机喷洒的效率高、成本低。
5、不同经济作物,病虫害防治时期不同,作业时间更长。
因此,我比较倾向于经作为主,兼带大田中的水田。
 

先锋家:在植保飞防实际作业中,最常出现的问题有哪些?最让您头疼的是?

最让您反感的行业乱象是什么?

 ①无人机GPS信号丢失。

 ②作业中出现故障,不能及时修好。售后不成熟。

 ③不正规厂商的劣质产品低价销售。以及极飞植保业务的恶意低价竞争。

 

先锋家:您认为当下阻碍植保飞防进一步发展的最关键因素是?(只说一个因素)

现阶段无人机的价格还是比较高。

 

先锋家:简单描述一件做植保飞防最让您欣慰的或感动的事情

2012年8月左右,我国北方多个省份发生玉米第三代粘虫虫灾。由于是玉米后期,植株很高,地面机械设备无法进入。农户只能人工打药。由于室外高温,农民长时间在玉米地里打药,在喷洒农药过程中,保护措施不当,导致部分村民出现呕吐、恶心、头晕的现象,不得不停下手中的活去医院治疗。在2013年内蒙通辽发生虫灾,为了遏制住虫子疯狂地啃食玉米,有些农户自己焊接了一套喷药设备,用自家的拖拉机在玉米地里开辟了一条路,喷洒农药。拖拉机硬生生将两垄玉米压倒。当时植保无人机刚刚出现了载重5L的多旋翼,但受限于数量,也是杯水车薪。如果当时技术成熟、飞机数量足够多,可以为农民挽回一大比损失。

 

先锋家:您如何看待植保飞防未来的发展?

一个朝阳产业,随着土地流转,老龄化的加剧,需求量会越来越大。

未来的植保飞防服务会发展成为一个综合性的全程植保服务公司。提供:飞防+植保技术+解决方案。营销方式从单纯提供飞防服务过渡到为用户提供综合解决方案。相对这种植保服务模式就更有价值。专业的飞行作业队,专业的技术指导,丰厚的利润,超强的影响力。同时农户只需要承担极少的植保服务费,就可以享受到安全、便捷、高效的服务。并且不用承担购机带来的各种隐性风险。将来这种全程植保服务公司,会替代农药经销商,成为一种新型公司,站在利润的上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