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行业黑飞乱象如何管?

发布日期:17年02月09日 作者:高科新农 分类:行业新闻 浏览: 614 次
近来,多地遭遇无人机扰乱机场秩序的非法飞行事件,包括昆明长水、绵阳、深圳、台湾松山等机场。无人机和其他不明飞行物在机场净空保护区的非法飞行,已经造成航空安全隐患,引起行业内广泛关注:无人机,究竟该怎么管?  

    近来,多地遭遇无人机扰乱机场秩序的非法飞行事件,包括昆明长水、绵阳、深圳、台湾松山等机场。无人机和其他不明飞行物在机场净空保护区的非法飞行,已经造成航空安全隐患,引起行业内广泛关注:无人机,究竟该怎么管?
 
  扰乱机场秩序的非法飞行行为必须坚决予以遏制,但从另一个角度看,黑飞事件频仍恰是由于无人机在消费领域的需求度在提升,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追捧,影响力正在扩大。


  新兴行业的发展通常都需要经历“野蛮生长”阶段,因为没有野蛮生长就不会有规模性发展,不会产生后来的行业格局,而有效监管往往是行业格局明朗后才会产生。近两年无人机行业在市场开辟过程中,已经慢慢从资本宠儿开始走向理性发展,但从当前无人机行业现状来看,除了个别巨头站住了脚,多数的无人机企业尚处在苦苦探寻市场出路的暗夜阶段。
 
 
  我们一直在说无人机行业的前景广阔,这却同样意指其距离真正的规模化、健康有序发展存在不短的距离。通常情况下往往是一个行业形成一定规模和态势之后,才会有相关部门介入监管,相应的法律法规也将逐步得以完善。
 
  2016年7月出台的《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和2016年9月出台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空中交通管理办法》,其中明确规范了无人机的空中飞行活动。但有专家指出,现行的法律法规多是一些原则性的指导章程,并没有对无人机的适航、审批、操纵和运行等环节作出有效的指引,不接地气。
 
  “萧山机场”事件过后,民航局并未有大的动作,而公安部却在第一时间发布了《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其中的第46条法规在行业掀起渲染大波:违反国家规定,低空飞行无人机最高将处15日拘留。
 
  问题的症结恰恰在于:“国家规定”的概念太模糊,相关法律法规缺失,例如如国内并没有提供明确公开的空域等级划分。这意味着很多飞手完全不知道在哪里飞是安全的,哪里是危险的。
 
  对于商业航拍、农业植保、电力巡检等行业应用领域来说,按照规定,面临时间紧急的工作任务,无人机飞行计划要向当地空管部门申报,何时能得到审批,是否得到审批将直接关系到任务能否有效执行。而业内专家指出,之所以无人机黑飞频繁,除了个别知法犯法的肇事分子之外,无人机飞行计划申报程序繁琐,难以获得审批是背后重要原因。
 
  这其中,亟需法律细则的出台:即针对不同行业领域的飞行任务,明确承接部门,简化审批流程。确保合理的无人机飞行申报得以通过,确保紧急必须的飞行通报优先通过。而目前,相应的法律法规一片空白。
 
  植保领域已有企业联盟联名上书,希望国家可以考虑到无人机植保领域的特殊性,放开低空30米以下、可视范围内、非人口密集区的飞行区域。
 
  目前,无人机行业立法滞后于无人机市场快速发展的需要,这有行业发展初期无规律可循的客观限制因素,也有未受到有关部门充分重视的主观原因。但对于市场前景虽大,但行业内部发展冷热不均的无人机行业来说,立法的指导和规范意义显得尤为重要。“高压线”是必须树立的,但同时更应当做的,是给行业指出可为、可行之处,运用政策的力量,积极推动行业健康持续性发展。
 
 
  乱象与监管总是如影随形,但对行业的监管要讲究方法,宜疏不宜堵,不可因噎废食,应当以规范细致的法律体系,对行业乱象进行甄别处置管理,甚至3DR计划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也可能会成为有效手段之一。
 
  为非法“黑飞”付出代价的不应当是无人机市场的萎缩和企业的畏首畏尾、驻足不前,法律法规的完善、管理解决方案的跟进、飞手的教育培训、整个社会道德法制观念的强化……诸此种种,将共同营造行业发展的整体环境。

   深圳高科新农技术有限公司旗下——中科大智是专业从事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咨询与教育服务的公司,是国内最早一批拿到中国AOPA专业培训资质的企业,也是华南地区唯一考点。如今民用无人机越发普遍,正因为这样也导致黑飞事故多发,因此我们需要合法专业的“飞手”,这也是中科大智存在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