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农民伯伯的丰收

发布日期:16年12月07日 作者:高科新农 分类:飞手点滴 浏览: 1099 次

曹立国进入高科新农最早的岗位是维修部的一名技术人员,机缘巧合调去新疆,从一个人到最忙的时候8个人作业团队,从最初只给打3米高的小树苗到打棉花、小麦、马铃薯、葫芦、打瓜、苜蓿草、枸杞、玉米、食葵,5个多月,作业面积已达3万多亩。 

说起新疆,一年四季景色各异。十月金秋,新疆的美景更是让人目不暇接:金灿灿的玉米、雪白的棉花……阵阵风送五谷香。这个时候,曹立国带领着他的团队忙着给各地棉农的棉花打脱叶剂。


往年,棉农们都是采用机车打脱叶剂。用机车打脱叶剂会造成压苗、压坏滴灌、用药多、漏喷等无法避免的问题。不过现在看到的是一架架无人机翱翔在“云朵”上空,正常种植密度的棉花下面的叶子受植保无人机(单旋翼)下压风场作用都能喷洒到药剂,能减少压苗、压坏滴灌等经济损失。植保无人机作业效率高,用药少,采用进口脱叶剂2~3天后叶子就开始直接脱落。


 

看不见的背后是对飞行技术的考验,打脱叶剂要保证棉花上空1米以内的飞行高度,飞行速度不能太快,不然着药量达不到要求。曹立国说,作为一名植保无人机飞手,飞行技能是最基本的要求,不同的作物打不同的药剂飞行高度会不一样,都要靠自己摸索、积累经验,任何一点的失误都有可能让农民伯伯减产。


正是这种严谨、负责任的态度,让曹立国和他的团队在当地深受欢迎。新疆是多民族聚集地,人文地理环境复杂,当地农民对植保无人机的认识参差不齐,一开始不接受用无人机打药。第一次作业是一片退耕还林的防风带,3米多高的小树苗,人打起来困难,车也打不了,只能用无人机。作业的时候,风比较大,会影响无人机飞行稳定,操控难度很大,但曹立国还是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让人们开始接受无人机打药这件事情。 

转眼就到了丰收的季节,多彩的秋天,天空高远澄澈,广袤大地上辛勤劳作的人们,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洁白的棉田里,棉农们飞快地采摘着棉花。一天的劳作结束后,看着一垛垛山包似的棉垛,棉农们的脸上,紧缩的眉头在采摘棉花的喜悦中舒展。

葡萄园里,果农们手持剪刀,熟练地采摘着,看着一箱箱的葡萄被运往全国各地,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

在另一块土地上,农民们手捧着有着“黑美人”之称的黑土豆,笑脸上饱含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
金秋的新疆大地是美丽的,也是富饶的,处处洋溢着丰收的喜悦。对于无人机植保作业,农民的观点也在发生改变,有时候会主动打电话,或在路上等着飞手们去作业。最忙的时候不让飞手们把飞机带走,第二天再接着去打药。

农民伯伯的信任与认可,让飞手们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然而,农民伯伯的丰收,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回报与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