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群:一个人的故事,一群人的 成长史

发布日期:16年11月10日 作者:高科新农 分类:飞手点滴 浏览: 1282 次
“油门加大一点,舵再往上推两格……”在大鹏新区高科新农植保无人机飞手训练基地,每天天刚亮,叶群就带着一群无人机飞手出现在训练基地了,这样的生活周而复始。叶群是深圳高科新农植保无人机训练教官,每一名走向植保领域的飞手都经他严格培训和考核。他是个帅气的小伙子,小麦色的皮肤在太阳底下泛着好看的光泽,而据说五年前他还是个皮肤白净的小年轻。叶群是高科新农的王牌无人机驾驶员,也是王牌教官。他是高科新农自五年前成立以来培养的第一批无人机驾驶员,而他的故事也是高科新农飞防大队的成长史。

当你们还在睡觉,我们已经起床了。

当你们吹着空调,我们在晒着太阳。

当你们吃晚饭时,我们迎接晚霞呢。

当你们准备睡觉,我们晚餐开始了。

当你们在睡梦中,我们启程回家了。

我们打药是认真的!

我们培训也是认真的!

——高科新农飞行服务部之歌

“油门加大一点。”
“舵再往上推两格。”
……

  在大鹏新区高科新农植保无人机飞手训练基地,每天天刚亮,叶群就带着一群无人机飞手出现在训练基地了,这样的生活周而复始。叶群是深圳高科新农植保无人机训练教官,每一名走向植保领域的飞手都经他严格培训和考核。他是个帅气的小伙子,小麦色的皮肤在太阳底下泛着好看的光泽,而据说五年前他还是个皮肤白净的小年轻。叶群是高科新农的王牌无人机驾驶员,也是王牌教官。他是高科新农自五年前成立以来培养的第一批无人机驾驶员,而他的故事也是高科新农飞防大队的成长史。

叶群(左一)

  第一批去60所培训的无人机驾驶员

  五年前,高科新农刚成立。为了给高科新农培养第一批种子飞手,毛越东董事长决定挑选一批人去总参60所培训,那是个以研究军用无人机而出名的研究所,培养了最顶尖的无人机驾驶员,而叶群就是这批人之一。60所是军队单位,生活单调而清苦。在60所的日子,除了训练,还是训练。60所的考核非常严格,叶群他们那批一共19人,最后成功通过飞行考核的只有8人,淘汰率近60%。回想这段日子,叶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每周三、每周五固定吃包子,雷打不动。

“除了包子,就没有别的吃的吗,没有米饭吗?”小编问。

“没有”。

“那如果不喜欢吃怎么办?”

“饿着呗。”

  军队是严苛的,一切都有章可循、一切都有条不紊、一切都是那么严谨严格,容不得丝毫马虎。也许正是受了这种严格的作风和一丝不苟的作业精神熏陶,叶群是高科新农飞防大队成立以来最卓越的无人机驾驶员之一,在至今五年的作业时间里,叶群作业面积达几十万亩次,作业地域涉及除西藏外的几乎所有省份,但是他作业的飞机出事的概率几乎为零,是高科新农的王牌无人机驾驶员。

聆听教官讲解

叶群(左三)在60所

  第一次认识水稻

  高科新农第一次承担大型国家项目是给袁隆平院士牵头的杂交水稻制种提供无人机辅助授粉。那是2012年,地点是在海南三亚。这也是叶群第一次操纵无人机作业,旁边是他60所的教官。

  “第一次作业紧张吗?”

  “也还好,之前在60所飞的多了,真正实战,其实没什么紧张的,都驾轻就熟了,何况旁边还站着教官呢。”

  “第一次作业,记忆最深刻的是什么?”

  “认识了水稻,哈哈。”叶群咧嘴开心地笑出声来,脸上露出好看的笑容。

  “怎么会对认识水稻这么开心?”

  “因为之前没见过嘛。”

  也许这种对农作物的极大热情,这也是鞭策叶群成为一名卓越的植保无人机驾驶员的动力之一吧。

叶群(右一)指导客户飞手操作

  飞其实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技能

  如何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植保无人机飞手呢?这是让很多植保无人机飞手苦恼的地方,也是很多植保飞手一直努力的方向。

  叶群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飞其实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技能,作为一名优秀的植保无人机飞手,懂得农作物的生长规律,懂得各种农作物的特性,这才是最耗功夫的地方。”

  也许是飞的实在太多了,叶群对于这个问题的问答重心并没有放在无人机操作技巧上,而是另外一种解读。“打药不光是会飞,还得了解农作物的生长情况,了解农作物的病虫害情况。不同的作物如何飞,不同的病虫害如何飞,农药与水如何配比,1L药打多少亩地,这些知识都需要自己在实践中不断学习,不断充实,不断完善。只有具备足够的植保知识,才有资格成为一名优秀的植保飞手。”

给小麦打药

  如何不炸机?胆大心要细

  射击界有句很有名的话叫“好的枪手都是用子弹喂出来的”,同样在无人机飞手里也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无人机飞行高手都是炸出来的”,但是叶群却很少炸机。从事无人机植保作业五年,叶群出过的事故总共不超过3次。

  “有什么飞行秘诀吗?”小编问他。

  “胆大心细吧。”叶群说,“飞的时候胆子大一点,起飞之前的工作做的细心一点,各部件检查、起飞前检查、降落后检查、整机检查、电池检查,这些工作一样也不能放松。所谓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飞可能就飞十分钟,但起飞之前的检查可能要花一个小时,这就是我所谓的胆大心细。”

  除此之外,叶群认为,风向、风力、飞手注意力、电机温度,这些都可能是影响飞行的因素,飞手一定切记不要野蛮操作,要讲究科学方法。

起飞前检查

  享受飞手生活,痛并快乐着

  这么多年的野外作业,叶群对哪件事印象最深刻呢?

  “印象最深刻的事?也许是2014年夏天给杂交水稻授粉吧。那是在韶关,也是隆平高科的试验基地,我们前后作业了近一个月时间。韶关的夏天很热啊,我们四个人挤在一个农户家。房子是平房,没有空调,白天温度高达近40度。我们住的房间,屋外是一片腐烂的南瓜地,屋子里烘干机、打谷机,还有晒干的谷子堆积在一起,更显得闷热难耐,中午的时候压根就进不去人,所以我们中午吃了饭一般就溜进主人家的厨房去休息,还好主人比较友好。”说到这里,叶群露出得意而有些顽皮的笑容。看的出来,野外工作虽然辛苦,但对于这个阳光的小伙子来说,这些似乎都成了生活的调味剂。在叶群看来,虽然从事植保无人机飞手要经常出差,农村生活也不像城市那么方便,比较辛苦,但也历练了自己,增长了不少见识。“这些年,我去过几乎全国所有除西藏外的省份,我一年去过的地方比我过去二十几年去过的还要多。这是一份难得的阅历,增长了我的知识和见识,是一份很宝贵的财富,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这些年的感受,这或许就叫‘享受飞手生活,痛并快乐着’吧。”

叶群(左三)与客户飞手合影